行政干预下的“稳评”实践裂隙

发表时间:2021-07-09 15:27

如前所述,"稳评"是现有政府体制下依据地方实践创新实现的制度扩散,现实中通常被纳入传统绩效考核的目标责任体系之中,并提炼为若干指标。一直以来,“稳评”带有浓厚的行政驱动色彩,政府部门被赋予较大的'稳评”自由裁量空间,系统内的“稳评”考核指标往往只是表面的评估报告、评估数量、评估比例,不能真正体现“稳评”的实际效果,这就助长了工具思维下的形式主一、机会主义倾向,一定程度弱化了“稳评”制度应有的纠偏差、防风险功能,从而演化为实践中某些错误行为:

行政干预下的“稳评”实践裂隙

一是敷衍应付。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一些地方政府在制定“稳评”制度实施细则是,不是依据地区客观发展状况科学设计、精心谋划,而是生搬硬套,"依葫声画瓢”,照抄照搬,严重缺乏地区适应性和操作性。在具体政府部门的一线工作中,存在着不注重评估方法改进、不重视程序规范的现象,往往简单采取"闭门座谈会"或"象征性走访”等机械形式,甚至索性杜撰套用以往评估报告应付了事。2013年全国“稳评”工作经验交流会上曾通报一则案例:2012年东南沿海某县将一个重大项目立项报告送至国家发改委审批,上会前被告知因缺少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而无法报送。为此,在县委主要领导授意下,该地一夜之间完成评估报告,经市政法委盖章后继续报送。此案例说明,一些地区受强烈政绩冲动的影响“稳评”成为可有可无的点缀。

二是避重就轻。目前,不少地方的“稳评”事项推进层面普遍存在"选择性执行”问题,进入评估范围的主要以工程建设项目为主,一些其他的重大改革事项、公共政策等多是“绕道而行”。即使是工程项目,“稳评”也主要指向少数地方区关注度高的项目,其余或是省略,或在行政力量默许下直接采取“先上马后评估”“边实施边补充”的应对措施。这无疑避开了法定程序的监控和社会的质疑,与“稳评”的前置性风险防范设计初衷背道而驰。

三是评而不用。我们调查发现,有的决策事项虽然经过前期较为规范的细节致评估,做出了存在高风险或较高风险的结论,并提出了不予实施、暂缓实施给出评估建议,但在异化的发展观和行政权力支配下,相关决策部门依旧将评估结果置若罔闻,强行推动实施高风险事项,出现“评是评、干是干”的现象,进而引发重大社会不稳定问题。“稳评”结果必须具有刚性,如果评估结果不能得到有效应用,也就根本丧失了“稳评”对风险化解防范的应有之义。

四是自评自断。尽管‘第三方评估”模式在一些地区推行,但无论覆盖行政区域还是受委托评估范围目前都相当有限,行政系统内部自评依旧是当前“稳评”制度实践的主体模式,这种现象在县级及以下政府中尤为突出。一些地方的“稳评”在主要行政领导支持下基本上采取了部门内或相关部门间闭门开会讨论、内部自行设定风险等级的方式,不讲究规则、步骤和程序,几乎没有必要的外部公众参与,这极有可能造成决策信息错位和政府公信力缺失,进而埋下社会风险隐患。

万策咨询提供可行性研究报告编写、节能评估报告编写

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编写、PPP咨询等服务

业务咨询电话:400-6464-665/13796662029(微信同号)

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社会稳定风险分析报告模板,风评报告,稳评报告,社会稳定风险报告收费,写稳定风险评估报告的企业